职务高低 都是为人民服务

这么说的,更是这么做的。在光芒的终身中,王树声屡次发作职务变化,一直以党和公民的利益为重,坚决服从组织决议,不遗余力做好作业,体现出共产党人的初心使命和高风亮节,为高级干部能上能下树立了标杆。

  王树声在建军初期就担任了部队的各级领导职务。1927年9月,他在家园参与组织领导了湖北麻城“九月暴动”。11月,率部参与黄麻起义。随后,起义军改编为工农革命军鄂东军,王树声任第二路军分队长。之后,因为屡立战功,他先后担任团长、副师长、师长等职。1933年7月,任红四方面军副总指挥兼第31军军长,帮忙总指挥徐向前指挥反“六路攻击”作战,稳固和开展了川陕革命根据地。1935年6月,王树声任岷江纵队司令员,指挥所部抗击强敌进攻,有力地保证了红一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1936年10月,赤军三大主力在甘肃会宁会师后,红四方面军一部遵循中央军委命令,西渡黄河,执行宁夏战役方案,他在病中以教训团团长的身份随部西征。无论是担任红四方面军的副总指挥仍是任纵队司令员、教训团团长,无论是统率一方仍是辅佐领导,王树声都尽职尽责做好本职作业,为党和公民的事业奋勇奋斗。

  在抗日战争时期,王树声在完毕抗大和马列学院的学习之后,于1938年4月出任晋冀豫军区副司令员,1940年初任司令员,领导地方武装,配合主力作战,捍卫晋冀豫抗日根据地。在晋冀豫军区、各军分区和地方政府的共同尽力下,成立了专门领导地方武装的指挥部,组织起自卫队、基干自卫队和游击小组,并在此基础上组成了各县游击大队,逐步开展成为弥补主力部队的蓄水池。1940年6月,党中央决议将晋冀豫军区一分为二,别离组成太行军区和太岳军区,王树声由晋冀豫军区司令员调任太行军区副司令员兼发动武装部部长,主要担任地方武装的创立与开展。从晋冀豫军区到太行军区,从司令员到副司令员,王树声愉快地服从组织组织,活跃主动帮忙太行军区司令员和政委做好组成部队、培养干部、练习民兵、筹措物资等作业,为稳固和扩展根据地作出了活跃奉献。

  1944年秋,党中央选派王树声带领一支部队南下中原,与豫西抗日先遣支队皮定均、徐子荣部会集,组成起了河南军区。1945年初,王树声任河南军区司令员。王树声整理队伍,肃清顽匪,解放登封城,将豫西根据地连成了一片。后来,奉中央指示,河南军区转而采取向西防御、向东向南进攻的政策,部队向豫中开展,进一步扩展了根据地。1945年10月,奉命率部南下桐柏山,与新四军第5师会集,组成中原军区,任副司令员兼第一纵队司令员和政治委员。1949年5月,王树声任湖北军区第二副司令员。后又成立鄂豫皖边剿匪指挥部,王树声任司令员兼政委,统一领导大别山区域剿匪作业,打了不少硬仗,取得了很大成果。其间王树声旧病复发,常常低烧不止。上级来电要求他去武汉疗养,可王树声什么也没有说,仍带病坚持作业。在解放战争这几年,无论是担任河南军区司令员,仍是湖北军区第二副司令员,王树声都识大体顾大局,勤勉任事,尽力把自己承当的作业做好做到位。

  新中国成立后,王树声任湖北军区司令员。1954年2月,王树声任中南军区第三副司令员兼湖北军区司令员。9月任中华公民共和国国防委员会委员、国防部副部长。1955年3月,王树声被任命为军委八大总部之一的解放军总军器部部长,致力于研讨改善武器装备,加强部队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为军事装备事业开展奠定了坚实基础。当年9月,中国公民解放军首次实施军衔制,王树声被授予大将军衔。1957年7月,总军器部改属总参谋部,王树声由解放军总军器部部长改任总参谋部军器部部长,仍然自始自终,认真担任地做好军器建设作业。1959年,王树声调到军事科学院,先下一任副院长、第二政委、党委第二书记等职务,勤勤恳恳地为公民服务,为革命事业奉献了终身。

  在近半个世纪的革命生涯中,王树声屡次由正职改任同层级副职,由上级机关领导岗位调任下级机关领导职务,一些本来的同事乃至下级成为自己的上级。王树声秉持忠于党和公民的初心,识大体、顾大局,不挑不拣、任劳任怨,无论党组织把自己放在什么位置,一直把为党与为公民服务放在第一位,以事业为重,艰苦奋斗,活跃作业,诚实坦白,密切联系群众,由一位普通的赤军战士生长为忠实的共产主义战士、久经考验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杰出的军事家、我军军器装备建设和军事科学研讨事业的重要奠基人和领导人。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